乾酪餅材料簡單,吃的卻是劉爺爺的鄉愁。

在那個「酒是黃昏時歸鄉的小路」的年代,吃與喝是思念的捷徑,

一根桿麵棍、麵粉、少許佐料,家鄉的輪廓彷彿餅一般絲絲劃開,

劉爺爺的獨門乾酪餅,正隱藏這種獨特的「香」愁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